當前位置:法国波尔多 > 文化 > 堵河文苑

想走到,就慢點兒

編輯:苗東升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9-05-21 11:44:33

記憶中,自己的第一次遠行是在五歲的那年暮春,天氣好像是多云,走親戚,到姑媽家去。
  由于歷史的原因,在我三個月大的時候就被迫背井離鄉,舉家搬遷到一個特別偏僻的小山村居住。隨后的幾年時間,我都沒有過一次走出這個小山溝的機會,聽說能夠有機會進行一次二十余里的“長途奔襲”——回到自己的出生地,就甭提有多高興了。

在得到確鑿的消息后,朝著那個早已神往的方向,我是拔腿就跑??次藝飧黽ざ難?,父親立馬叫住我:“你要是真想去,就給我走慢點!”語氣很是堅決。
對于父親,我的內心有著一種天然的懼怕。聽到他那充滿威嚴的聲音,我嚇得立馬剎住腳步。然后,父親對我們一行四人的行走位置進行了詳盡地安排:小表哥走前帶路,我走第二,隨后是哥哥和大表哥。并且一再叮囑:絕對不準我超過小表哥而獨自前行。

隊伍動身后,我始終覺得小表哥是在有意壓著前行的速度,一個勁兒在前面慢悠悠的晃蕩。于是,只要瞅準機會,我就會竄到前面來個幾米距離的沖刺,可惜每次都沒跑幾步就被另外三人堅決地給攔截下來。我憋屈:這等慢悠悠的,啥時候能到?要等到天黑嗎?那時候肚子可能就餓穿了。大表哥不停地學著父親的語調:“不想我們把你甩在半路,就走慢點?!?/p>

那個時候的我,對于二十幾里山路到底有多遠一點切身體驗都沒有,面對他們的威脅我心里始終憋著氣。哥哥明白我的心思,就在后面勸慰我:“走慢點,中午過一點兒就會到,要是現在太快了,你會成為我們三個人的累贅的?!蔽弈?,前面有人壓著,后面有人勸解,在這前后夾擊之中,我只得耐著性子,跟著大隊伍一起慢慢地向前晃悠。

這路可真長啊,也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一個念頭悄然的在我腦子里打起轉兒來。疲憊漸漸向我全身襲來,而且還一發不可收拾,像無數條小蟲子很快爬遍我身體的各個部位。就問:“還有多遠?”答:“不遠了?!斃睦鏌幌?,來點力氣,走一陣,還沒到。再問:“還有多遠?”答:“不遠了?!痹俟陌炎泳?。再問,還是那答案。我急了,不是說好二十幾里地嗎?咋這么遠?騙我!

我走不動了,賴在地上,不起來,叫喚著要歇歇。大表哥一把將我拽起來:“不行,現在不能休息,一休息你就完全成為我們的累贅了——后面的路都只能靠我們幾個人背,現在路程還太長,我們沒那能力?!筆翟諉話旆?,我就這樣賴下去被提起來再賴下去再被提起來,不知經歷了多少次的反復之后,大表哥終于發話了:“現在開始,我們三個,每人背他一段路程,中途不停,直到到家?!?/p>

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遠行,最后一段路是被他們幾個人交換著背到的,我最終還是沒逃過“累贅”這個討厭的罵名。
這次遠行讓我終于明白了長路緩行的道理。所謂“長年活慢慢磨”,“心急吃不得熱豆腐”,“一口吃不出個胖子”那都是前人以生活為基礎,于長路漫漫的艱難行走中得出的可信的結論,前進路上承認并接受它們是最明智的選擇。自那之后的每次遠行,我都要給自己一個蟄伏的過程,讓自己在得到充分的體力補充之后,才會動身。

現在,對于遠行,早已不是難題,即使是小山村,也有通村公路,出門都是車來車往的,或者更加先進的交通工具也比比皆是。但是那次經歷卻成了我一生的財富:要到達目的地,起步的時候首先就得慢點兒,緩行才能遠行。

人生,是一個目的地更加長遠的“長途奔襲”,要到達終點,起步的時候更是要有個聲音來提醒自己:想走到,就慢點兒。

長大后,自己走上了講臺,基于這一認識,對于自己的學生,我從來不要求他們一日千里、一鳴驚人、暴學猛進,而是陪著他們緩緩前行,抓基礎,抓能力,抓實干精神的培養,直到他們擁有了相當的自學能力之后,我才會撒手放行。但是,起步了,我就會一路跟進,全程陪伴,堅決不給他停歇的機會,監督著、敦促著:走、走、走,一路前行,慢點兒,再慢點兒,就是絕對不讓他停下前進腳步。

(王茂卿)

云上竹山客戶端下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