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法国波尔多 > 文化 > 堵河文苑

小小說:“沒想到!”

編輯:苗東升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9-09-02 16:52:01

黨世根

胡倔頭趕集回來,太陽正當頂。他打開門,捧起桌子上大瓷杯里泡的菊花茶,仰起脖子咕嚕咕嚕喝了個底朝天。兒子兒媳在外打工,這可苦了胡倔頭。他脫下汗濕的褂子,赤膊走進廚房,炸了一盤花生米,炒了剛買的豬肝,就著面條喝了半斤包谷燒,便躺在竹板椅上,不一會兒便鼾聲如雷。

一覺醒來,滿身大汗。他穿上褂子打開堂屋門,一股熱浪襲來,白花花的太陽晃得他睜不開眼?!骯啡盞奶炱?,又悶又熱,把人蒸熟羅!”他惱怒地罵道,便扯開步子走過水田壩,來到自己的魚塘邊,頓時傻了眼:魚塘里魚兒浮起頭,有的從水中躍起。哈了!魚兒缺氧,如不及時加注新水,這500尾魚兒就……。

胡倔頭兩腿發軟,一屁股癱坐在地上,雙手摳著光腦殼,直急得兩眼冒火星。他的耳邊回蕩著在村種養殖培訓班上技術員講的:“池塘養魚要選水源好的地方,必備一個潛水泵,遇到夏季悶熱天氣,魚兒缺氧,可抽河邊的水入池,給魚增氧?!鋇背躋前醇際踉彼檔穆蛄飼彼謾胱畔胱?,他想到了鄰居水稻種植大戶老田,只有他有這家伙什,別人還沒得哩。

他站起身,正想著向老田借潛水泵時,忽然想起一件對不起老田的事:去年底,老田想擴建豬欄,用二分地換他屋山頭的一塊約一分的空隙地,胡倔頭嘴里吸著煙就是不吭聲。無奈,老田只好作罷。如今,自己遇到難事,咋向老田開口喲!他望著水塘里魚兒浮著頭求救的“啪啪”聲,又朝魚塘坎下的洞溝河瞄了一眼,心亂如麻。

就是憑這張老臉不要,也要向老田借潛水泵,救這一塘的魚。胡倔頭低著頭走著想著,被田埂上的一堆雜草攔住了去路。他朝水田里定晴一看,不是別人,正是老田和他的老伴在稻田里扯雜草。胡倔頭喊道:“老田上來歇哈,抽支煙!”老田抱著雜草走向田埂,笑著說:“你來的正好,這雜草你抱去喂魚?!焙暇蟠右螺錈鲆話?,抽出一根遞給老田,在田埂上聊起田里的水稻來。老田說道:“這水稻是從鄉農技服務中心買的新品種,叫鄂中5號,產量高,味道好,你看這谷穗又長又飽滿,應是個好年成哩?!?/p>

胡倔頭嘆了一口氣說:“還是種莊稼穩當??!” 老田接過話茬:“你是吃了麻花耍脆話,去年,你養魚賣了幾萬塊,不是比種稻麥強多了?” 胡倔頭又長長嘆了一口氣:“唉!魚塘里缺氧,又沒得潛水泵抽水增氧,魚兒都浮了頭,今年怕是要賠本羅!”?!澳閼Σ輝縊蛋?,魚都快沒了,還在這扯閑篇兒,我屋里就有現成的潛水泵??!” 老田丟下煙蒂喊道:“老婆子,田里的雜草不扯了,我們趕緊回去,把潛水泵抬來,抽水給老倔頭塘里的魚兒增氧!”

田埂上,胡倔頭和老田抬著潛水泵,老田和老伴扛著一卷水管,村里的電工順著田埂鋪設電纜線。當電源接通時,一股清水從水管里“嘩”的一聲注入魚塘里。約半個小時,魚兒得到充足的新水和氧氣,又歡快的游來游去,向他們表示謝意。

胡倔頭望著魚兒在水塘里搖頭擺尾,心里十分感慨:“老田能借給我潛水泵,還不要工錢,真沒想到哇!”

云上竹山客戶端下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