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法国波尔多 > 文化 > 堵河文苑

攝影師與小蜜蜂

編輯:陳興云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9-10-08 11:18:36

黨世根

我的隨筆《人間有味是清歡》在今日竹山網上發表后,其中有一段寫了我的好友郭傳明養蜂的事,引起了一位在外地工作的文友的好奇,他打我手機問:“一個搞攝影的,在家里養起了小蜜蜂,是不是杜撰的呀?”我說:“可不是杜撰的,卻有其人其事,其人叫郭傳明,郵政局退休職工,年逾七旬,養蜜蜂15箱,去年收獲蜂蜜500多斤呢?!蔽業氖只锎從訝死趾嗆塹匭ι骸壩械鬩饉?,有點意思??!”

是??!郭傳明確實是個有意思的人,在別人看來很難干的事,可到了他那里不僅干成了,還干得風生水起,干得碩果累累。

1962年,小學畢業的他,為討一碗飯吃,12歲就拜師學剃頭,不到半年功夫,一把剃刀在他手里玩得轉,無論是給年青人理平頭,剪分頭,還是給老人剃光頭、刮胡子,頭頂臉面上的功夫漸長。1965年他響應祖國號召,應征入伍當了一名通信兵。1970年退伍,被分配在原鄖陽地區郵政局工作。1976年因家庭困難,要求調回竹山郵電局干的報刊發行工作,年年出色完成任務。

1984年,他被調到郵電局黨辦任宣傳干事,上崗的第一個任務就是郵政儲蓄業務開張,10萬元搖獎活動,要拍攝活動現場照片。他頭天請的攝影師,因有事不能來,這可把郭傳明急得火上房。萬般無奈,他就向一位朋友借了一個“傻瓜”照像機,在活動現場,他就像被趕上架的鴨子,上竄下跳“咔嚓咔嚓”拍了起來,膠片沖洗,有10多張拍的還像模像樣,他挑選了幾張送給局長看,局長看著手中的照片又瞅瞅郭傳明,嘿嘿地笑著說:“嗯,拍的還要得!今后局里拍宣傳照片的活路就是你了!”

初次拍照片得到領導的認可,他既喜又憂,喜的是這次活動在宣傳上沒有掉鏈子,過了一關;憂的是自己只讀了個小學,沒有文字功底,沒有相機怎么辦?這可不是一個小事哩。談及攝影,他說:“搞攝影要有悟性,只要用心學沒有學不會的?!彼榪盥蛄說シ醋ㄒ迪嗷?,跑書店購買新聞寫作與攝影圖書,從新聞攝影的光圈、速度 、取景到暗室沖洗技術等,一邊學一邊干,郵政局內的宣傳廚窗照片不斷更新,受到局領導和同事們的交口稱贊。

新聞攝影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,在攝影圈內,提起郭傳明都贊不絕口。影友說:為了拍攝一張好照片,展現竹山的發展變化,他開著自駕車,攜帶著砍刀,跑遍了堵河的山水。翻開郭傳明剪報貼本,發表在《竹山報》、《鄖陽報》、《十堰日報》、《湖北日報》、《人民日報》、《中國郵電報》等媒體以及《竹山縣志》上的一千多幅黑白,彩色新聞和風光照片,記錄著他攀登在攝影道路上的堅實足跡。他拍攝不同時期日新月異的竹山城全景,一條條街道、一座座大橋、一個個村莊院落……無不折射出竹山發展的美景。1997年,他被《湖北日報》社吸納為新聞攝影協會會員。

秋天來了,田野里的金黃、山崗上的碩果、大山里的緋紅……正是拍攝照片的時候,70歲的郭傳明在干什么?我打通了他的電話問他還拍照片嗎?他說:“照片是要拍的,不過,又有了新行當?!筆裁蔥灤械??我得去看看!

一日,我來到郭傳明建在樓頂上的簡易棚里,“嗡嗡”的小蜜蜂從蜂箱里飛進飛出。他高興的給我沖了一杯蜂蜜水,笑著說:“你嘗嘗我這蜂蜜的味道。我端起杯子嗅了嗅。濃郁的花香撲鼻,啜了一口,甘甜爽口、沁入心脾。

郭傳明說,2012年春天,他在跟隨養蜂人趕花拍照片的過程中,聯想起在市場上買蜂蜜經常受騙,決定自己也來養一箱蜂,吃蜂蜜的事不就解決了。于是,他在拍攝過程中主動向養蜂人請教。在初步掌握了養蜂技術后,他向龍王溝村陳姓養蜂人買了一箱意蜂,并逐年發展到現在的意蜂15箱,在收獲甜蜜的同時,也獲得了人生的啟迪。

“在多年的養蜂中,通過仔細觀察,蜜蜂是昆蟲中最有靈性的群類,工蜂千辛萬苦采集的花蜜,為自己也為人類提供了甜蜜的營養食品?!?郭傳明十分感慨地說。

小小蜜蜂,引多少文人墨客為之贊嘆!晚唐詩人羅隱在一首《蜂》的詩中寫道:“不論平地與山尖,無限風光盡被占。采得百花成蜜后,為誰辛苦為誰甜?”小小的蜜蜂給我們很多人生的啟迪:人生也是如此,生命的過程原是平淡無奇,如何在平淡無奇、波濤萬險中釀出一滴滴的花蜜,這花蜜還能讓人分享,才算不枉此生。

幾十年來,郭傳明象一只小蜜蜂,穿梭于鄉村用鏡頭為時代的進步留下可貴的一幀幀照片,也不枉此生,這種奉獻的精神也是難能可貴的。

1570450384131629.jpg

竹山一中校園全景(郭傳明攝)

云上竹山客戶端下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