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法国波尔多 > 文化 > 文化動態

小小說:“我作主!”

編輯:岳文靜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9-08-31 10:51:13


黨世根


  農歷八月十五早晨,寶溪鎮的農貿市場,買賣的人群一浪趕一浪。喇叭聲叫賣聲,此起彼伏,響成一片。當李老拴和兒子春生將八個裝著鰱魚的塑料盒子從四輪車上搬下,一字兒擺開時,就被菜籃子圍住了。  

  這鰱魚好活泛羅!”“是的喲,剛從池塘里打上來的,還活蹦亂跳的哩?!崩罾蝦菏種諧樸?,口中附和道。父子倆一個稱魚,一個剖魚,不到兩個小時就賣得一條不剩。他直起腰,把剖魚的小尖刀和塑料盒收拾停當,臉上綻開了菊花紋。

  他在長圍腰上抺了抹手上的污水,點數著零零碎碎的票子,問兒子春生:“你猜賣了多少錢?”“多少?”春生問道?!昂俸?,賣了一千二百多塊錢??!”他興奮地抬頭望著天,心想:日頭還沒當頂,何不去服裝店轉轉,這魚都是老伴兒打綠肥喂養的,也該給老伴兒買件時興衣裳哩。

  神一運清,正準備上車時,他的腳下打了個頓,他怕在服裝店轉久了,老伴兒掂記,又怕買的衣裳顏色不好或不合身。他一時拿不定主意,便從口袋里摸出一包“紅金龍”煙,抽出一支點燃吸了起來。

  這是,他的眼前一亮,對面攤子上來了個賣仔豬的中年男子,兩個花簍里,一個個肉乎乎、粉團團的仔豬憨態逗人。他想起在村上養殖培訓班上,畜禽養殖中心技術員講的立體養殖的事。是啊,池塘邊新建的三個豬欄,少說能養十幾頭豬,豬糞流入池塘喂魚,這是一舉兩得的美事哩。

  想著想著,李老拴頓時來了精神。他拍了拍長圍腰上的魚鱗后,走近中年男子問道:“你這仔豬多少錢一頭?”賣豬的中年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李老拴,說道:“看你是個實在人,想買的話100塊錢一頭,如果這10頭都買下, 90塊錢一頭不還價,你看行不?”

  李老拴猶豫不決。賣豬的中年男子看出他的心思,指著花簍里的豬夸了起來:“我這長白條仔豬又叫榮昌豬,賣價是比一般仔豬高點,可這個豬是新品種,豬好養長得快,瘦肉多又好吃。在豬肉市場上俏的很呢!”

  李老拴站起身朝對面喊道:“春生兒,你過來哈?!貝荷膠吧?,連忙走過來。李老拴把春生拉到旁邊悄聲說:“今年春,村里老楊喂的母豬下的仔豬跟這仔豬一球樣,賣120塊錢一頭。剛才,這人說要是都買下,90塊錢一頭,我想買下來,你看呢?”“家里的事都是媽說了算,我可不敢作主?!倍喲荷ㄇ擁乃?。

  “你個沒球得用的貨,看到了,也是一個怕女人的主!”李老拴嗔罵道。春生低著頭也不還嘴。李老拴走到賣豬的中年男子跟前,對10個仔豬又過細瞅了瞅。然后拿定主意,從衣袋里摸出一疊錢,細細的數了900塊錢,買下了全部仔豬。

  他和兒子春生把兩花簍仔豬搬上車后,心里十分舒坦,便來到肉案子攤上,又砍了5斤豬肉。他鉆進駕駛室里說:“回家!”車子行進在路上,他心里有點怦怦跳:沒跟老伴商量的,只怕要落埋怨?但一轉念,自己給自己寬心:這回不會的。

  雖說事事老伴作主,但在當年修建魚塘時,還被老伴罵過:“死老頭子,活了大半輩子,腦殼就是不開竅,做啥子都要看別人的,沒得一點主見?!?/p>

  “嗨,這一回我作主!”李老拴越想心里越快活。車子開到家門口,他鉆出駕駛室,邁著悠閑的步子, 經直朝豬欄方向走去,竟哼唱起當年相親時的花鼓子歌兒。

  2019年8月28日


云上竹山客戶端下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