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法国波尔多 > 文化 > 文化動態

小小說:黑老憨

編輯:岳文靜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9-09-06 16:01:15

黨世根


  驚蟄的雷滾過之后,水晶溝一夜間陡漲,渾黃瀑流飛湍直下。黑老憨蹲在自家門坎前,悠閑地吸著煙,美滋滋地看著水晶溝上方那片綠油油的莊稼地,仿佛聽到了麥苗拔節的聲音。

  黑老憨今年六十七歲,古銅色的臉上像犁過的黃土地,縱橫密布。他在水晶溝生活了一輩子,深愛著肥沃的黃土地和膘壯的兩頭牛。他不僅是種莊稼的“老把式”,還是遠近聞名的“犁地匠”。他給人家犁地犁得細密不留埂,犁一天地只換兩個人工。有人說:“你真是個老實砣子,眼下牛工可比人工值價呢?!彼ψ潘擔骸岸際潛鞠綾就戀?,何必把錢看得那么重?!”

  去年冬,他居住的水晶溝里來了一批修高速路的工人,他們頭戴安全帽,扛著儀器在對面山上和后山上搞測量,還插滿了五彩旗。一天,村主任和高速路建設指揮部來人跟他說,要從他的地邊修一條上山的便道,需占用一分地。當時,黑老憨想修路架橋是好事呢,沒提任何要求,就毫不猶豫地答應了。

  今年開春后,村主任又來了,告訴他要在水晶溝上架設一座高速路橋,需臨時征用他那八畝地,用于堆放砂、水泥、鋼筋和攬拌機,征用一年,一年后再把土地還給他。黑老憨一聽,頭“嗡”的一下大了,兩眼銅鈴般瞪著村主任,連連擺手:“這可不行,沒得地種,沒得莊稼收,叫我喝西北風??!”

  村主任說,這次不是無償征用你的土地,國家會按政策賠償你一筆錢,希望他配合鄉村干部支持國家公路建設,并讓他跟兒子商量一下,過兩天聽他回話。一提起他的兒子,黑老憨氣都不打一處來。他三十六歲上得了這個兒子,夫婦倆視為心肝寶貝,從小嬌生慣養,技校畢業后就在外頭浪蕩,今年虛歲30了還沒娶上媳婦。

  說來也巧,晚上黑老憨和老伴剛丟下碗筷,兒子便推門走進堂屋。當兒子聽說要征用自家的土地時,嘴角露出一絲詭秘的微笑:“伯??!這真是天上掉餡餅,砸到我們頭上呢。那塊地能賠不少錢的,讓他們征用吧?!彼當?,他眼晴嘀溜溜轉動了幾圈,把嘴貼在黑老憨耳朵邊嘀咕了一番。走路都怕樹葉打破頭的黑老憨聽后疑惑地問:“這怕不行羅?”兒子說:“馬無夜草不肥,國家的錢不賺白不賺!這件事有我弄,你就莫管了?!?/p>

  三天后,村主任和高速路建設指揮部負責人來到黑老憨家,雙方談妥征地的事后,就來到他的地塊。丈量土地后接著清點地里的苗木。指揮部的人在清點時,發現有三畝多地的桃樹苗是新栽的??燒韉夭鉤ス娑ɡ鎘置幻魅方綞?,盡管是剛剛栽上的苗木,也不跟他過份計較,也計算在內了,村主任看在眼里沒吭聲。在回村委的路上,村主任百思不得其解,黑老憨是個落打落實的人,咋會干這投機取巧的事?!

  沒過幾天,黑老憨與公路建設指揮部簽了征地協議,補償的四萬五千塊錢到手了。黑老憨回到家,把四萬五千塊錢遞給老伴,老伴驚伢地說:“我的媽也,這么多呀!”黑老憨說:“錢你先鎖在箱子里,對外人莫言傳?!背醞矸故?,兒子問道:“伯,征地的款到手了?”黑老憨說:“今天給的??蠢錘掖蚪壞讕褪搶髂?。不過,一想到五畝新栽的桃樹苗子,我心里就不踏實?!澳攵嗔?,國家搞建設有的是錢!”兒子說。

  幾天后的晌午后,黑老憨給人家犁地歸來,把犁放在屋檐下,把牛趕進牛欄里。當他走進堂屋時,只見老伴坐在椅子上抹眼淚?!澳閌欽Φ乩??!”黑老憨問道?!案詹毆帝襠系墓肥W鈾?,他和兒子在陜西販的木料,因人家沒辦砍伐證,車子過林業檢查站時,連人帶車給扣了?!?老伴哭訴著。黑老憨追問道:“他從哪弄得本錢?”“前天早上跟我要了征地的三萬塊錢,說這筆買賣能賺上一大筆錢……”黑老憨突感熱血直沖腦門,眼前一黑栽倒在地。

  “滿倉快來呀,你老憨叔摔倒啦!” 黑老憨的老伴驚呼道。鄰居滿倉聞訊后,連忙將黑老憨抬上自己的四輪車上,火速送到縣醫院。經CT檢查,黑老憨大腦只是輕微腦震蕩,并無大礙。出院當晚,黑老憨躺在床上想著一輩子沒干過對不起人的事,這回卻錢迷心竅,在征用地里新栽桃樹苗子。唉!都是狗日的敗家子出的餿主意,真是報應??!

  第二天一早,他問老伴要了一萬塊錢,說是到鄉信用社存起來。走到鄉養老院門外時,他停下了腳步,蹲在門坎邊吸完一支煙,對直來到鄉養老院辦公室,把一萬塊錢遞到院長手中,并再三叮囑院長,捐錢的事千萬莫張揚出去。

  走出鄉養老院,黑老憨如釋重負。他仰望著藍天,心胸開闊起來。柔和的春風,拂得他神清氣爽。他的耳邊飄來一支歡快的歌兒:“明天,明天,我們的明天,比呀比蜜甜……”


云上竹山客戶端下載